以人才建设为核心,以科学研究为载体,以基础条件建设为保障,以创新机制为动力

李英:淡定从容最是真

点击数:14212013-11-21 00:00:00 作者: 张俊贤

      优雅自信,淡定从容,动物遗传所李英刷新了很多人对理工科女博导的刻板印象。

  爱电影、爱旅游、爱运动;做实验深夜不休,搞研究一丝不苟,工作和生活犹如游刃在两个不同的国度,她驾驭有余。

  尽管加盟我校时间并不长,她已创下了不少的精彩:2012年,成功入选四川省“百人计划”引进人才项目;今年10月又以共同第一作者在国际顶级学术杂志《自然遗传》上发表论文。

  幸运是对勤奋者的奖励

  或许是滇国明媚的阳光塑造了李英从容不迫的气质,她说自己从没有定下太大的期望,回望一路的成长,她感叹“很幸运”——

  发挥超常。高考时,平时成绩并不特别拔尖的她考了班上第一名,让老师都连呼意外,顺利被云南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录取。

  得遇名师。考研时,被挑选学生以严格著称的张亚平院士相中,5年时间在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完成硕博连读,正式进入分子进化研究领域。在美国密西根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时,又有幸追随国际知名学者张建之教授,在分子进化与酵母遗传学研究领域一路前行。

  意外收获。到我校应聘时,李英报的是“优秀人才”层次,没曾想,一番答辩下来,因“以第一作者发表SCI 论文10篇, 单篇最高影响因子达到10,累计影响因子约30,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”等突出科研能力,被特批为“拔尖人才”层次,从“特聘副教授一级岗”调整为“特聘教授四级岗”。

  或许真要让人感叹她的好运了。

  其实,仔细考证,会发现,这种种好运都是勤奋赐予她的奖励。

  博士生孔繁丽对李英老师的勤奋很有体会。“她常说,论文无论何时发给她看都可以。”很多次,她发过去的邮件,李老师回复过来都是凌晨时分。既要照顾年幼的孩子,又要兼顾工作效率,李英不得不打时间差,多少个夜晚,哄孩子睡了以后,她又匆匆赶到实验室挑灯夜战。

  虽然为了工作一再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,不过,李英并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工作狂,她希望“像蚂蚁一样工作,像蝴蝶一样生活。”所以,她总会抽丝插缝的挤出时间去追求优雅生活,跳跳肚皮舞、看场期待已久的电影、到向往很久的地方旅游……在放松中沉淀自己,为下一轮的工作冲刺积蓄力量。

  挑战是研究者的乐趣

  “搞这个行当十分辛苦,你如果没有足够的兴趣,做不到全身心投入,最好趁早换个行业。”这是导师张亚平常对研究生所说的话。在这位37岁就成为中科院院士的学者带领下,李英迈入了分子进化领域研究的大门,在这里,她得到非常系统的训练,也体会到科学的乐趣。“通过每天的重复,得到不同的数据,再通过不同的数据,看到不同的现象,得出新的实验结果,解释一些前人没有解释的问题,这便是作为科学家的乐趣所在。”这是张亚平一贯给学生强调的科学家的乐趣。

  她也会遇到挫折和失败,但她总认为“困难是经常有的,挫折也很常见,也有挺沮丧的时候。但是这都很正常,碰到瓶颈的时候就沉淀一下自己,多看文献,多分析问题,多找同行讨论一下,可能因为我性格问题,碰到问题不会去钻牛角尖,还是能比较积极的面对和解决。”李英说。

  现在她的研究重点是肠道微生物,这是从不同角度来研究进化问题,以往科学界主要从宿主本身切入,而研究肠道寄生的微生物却是从环境、功能等方面切入。应用组学工具研究肠道微生物是一个全新的领域,很多数据都是空白,要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,不过,挑战越大,动力也越大。采集粪便、投入实验、分析数据,李英乐在其中,“人体上的微生物是其细胞总数的10倍,可以说是一个超级器官,与人体健康、疾病、免疫都息息相关。也许有一天可以从粪便中提取益生菌,从而运用到生产上。”

  旁人眼中污秽的“屎粑粑”是她眼中的宝贝。连年幼的女儿都会跟人介绍:“我妈妈是研究屎粑粑的。” 对李英来说,采集粪便时,闻到的臭味在脑中会自动翻译为吲哚、粪臭素等专业名词,所以会从容的挑开粪便面上一层,采集中间的新鲜粪便,“不会有任何不适”。

  从容是历练的结果

  熟悉李英的人说她有一股沉稳的气场,再慌乱的情况,看到她就会平复情绪;再复杂的情况,面对她都觉得能够解决。

  “我觉得李老师挺厉害。”孔繁丽说。最初,硕士毕业的她担任李英老师的科研助理。看到李英年龄不大就做博导,孔繁丽还有点担心,没想到一接触,才发现,“她好像什么都懂,从采样到实验,都能讲得头头是道。这要学习多少东西啊。” 有一次她想发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文章,想到李老师做进化方面研究的,可能不太清楚这个,没想到,在讨论的时候,李英给出了非常专业的意见。“非常的震撼。”被李英老师彻底征服的孔繁丽毅然报考了李英老师的博士生。

  李英的沉稳从容给动科学院徐怀亮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在美国密西根大学做访问学者时,与李英一个实验室。有一次,大家加班到很晚,回去已经没有公共汽车了,住的地方离学校大约要走50分钟,因为刚到美国,不熟悉情况,徐怀亮很着急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这时候,就听李英说:“走路嘛,我都走了好几次了。”徐怀亮一听,心里踏实了:“一个女同胞都可以走,我还怕什么?”为人踏实、对人诚恳,是徐怀亮对李英的评价。所以,在学校出台引进海归的相关优惠政策后,徐怀亮向李英介绍了学校的情况,鼓动她到校工作。“我就觉得她人品好,踏实,能有这样同事,很好。”